万事安安
lft上主无赖帮/pipster/热冷 部分文和其他圈子的内容在其他地方
叫阿欠或者特谢(ST

   【除草 ,以及,一个热冷开头小片段,基于不是正文就不打tag了


     跟着对方走进大厂房后,Mick看见有好几个人挤在一处用几片铁板划出区域的小客厅上,看样子都喝了不少酒,玩得正在兴头之上。身边那位有着一头棕褐色头发的男人接过对方抛来的一罐啤酒,这会儿径直走到小客厅的角落,抓起一个抱枕就陷进了沙包椅里。

    “给你们安排的工作都怎么样了?”拉开铝环的声音略显清脆。

    “车子都已经加满油了,Sam说他已经发现了目标的下落。”扔出一个骰子起完哄,Mark这么...

Pipster的无言以对-2

【就这样吧。

赶到咖啡厅的Hartley有点惊诧地望向面前两人。
“嗨音乐家,又见面啦。”James一扫先前对David的严肃神情,毫不在意旁人心情地朝来者挤了挤眼。
“嗯嗨…”James的表现让Hartley觉得有些唐突,“所以我来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
“说了你可能会很不满。”James十指交叉,“就当是我想确认一下中城警署对合作的乐意程度吧。”
“什么??”
Hartley一时哽咽,倒是David耸了耸肩,手指戳戳桌上的文件袋,神情严肃。“那么,我也不想问别的东西,Jesse探员,感谢你这么大费周折地跑过来,但是我认为这案子再复杂也不至于到你们出动的地步...

『异相的大公爵』蛋挞林

还真的是瞎逼逼 难得

狐仔:

哎这样吧我也瞎逼逼一次,这条的热度上13我假期就更正义村秧歌队。。。

能上才怪呢(来自十分钟后的狐仔

【Pipster】往年昨日

【小Hartley跟着家人去度假,在那儿他遇到了跟着马戏团巡演的James。【并不清楚Hartley是不是真的有个妹妹,纯属推动剧情【有些流水账


Hartley并不清楚父母为什么会带他们来欧洲旅行——家庭旅行未尝不可,只是有点唐突,他猜想这也许是给他妹妹庆祝生日的一种方式。至于他自己,他早在书上阅读过大量关于大西洋那头国家的资料文献,很多闻名于世的音乐家都诞生自这篇陆地。

他们年纪尚轻,父母自然不会让他们离开租来的房子太远。海风有些许潮湿,Hartley坐在大遮阳伞下看妹妹堆沙堡,自己在心里反复默诵刚听来的曲子。双耳上的金属仪器难免有些引人注目——“小小年纪却已经失聪”,这...

月末总结。

快到六月了。仔细想想这个月除了群企划也没有什么产出啊。干的唯一一件有用的事就是催老任谠更论坛体。狐仔周六问我写作业了没,没有。又问我玩游戏了吗,没有,我在跟别人扯皮呢。又问我画画了吗,昨儿下午打开电脑想画好凶帮谠簇,打了个草稿,跟老爸出门逛街吃饭去了。凭我的人格,这篇草稿会变成一堆渣。上几星期描线,描了一半,今天才想起来没描完。

这周期中考了。物理考试那天,同桌阿枫给我讲了个故事,讲廖义和朱子鹏。廖义一个打十个,打了副班康某,语文课代表谢某等等。然后校长找到廖义,要他照顾自己养的公鸡。为了照顾这只公鸡,廖义需要什么火山的什么玩意,朱子鹏自告奋勇要帮他。两人踏上冒险的旅途。他们来...

任谠:

多图发送总失败

上色by卢大翅

 

语c剧组无赖帮改版纪录片-2

【有生之年我居然还在写这东西,能写多少放多少【反正一直都很少【以及,谠簇狐,这笔账我记下了【不是

   感觉有必要讲讲这段事。
   看见自己欲壮大的小组织里终于冒出了一个新人后,任谠终于意识到自己作为领袖的责任重大,曾在江湖上风光几回的他顿感共产/资本主义的光辉日子就要到了。只是他感叹的方式稍微有误。
   “卧槽James。”
   这是阿欠看见任谠后老任说的第一句话。阿欠刚跟神速英雄队的两名成员Wally West和Bart Allen打过招呼,看见自己未来的领导的所作所为心里咯嗒了一下。
  ...

今夜的摩尔庄园

那房子真的好看,可好看,可好看!!!!!

任谠:

  既然热浪和闪电侠都能陪寒冷队长一起玩连连看,那他们组团去摩尔庄园似乎也没什么奇怪了。究其原因,大概是这个来自东方神秘古国的绿色网络游戏,以明亮的多重色彩和欢快的界面吸引了他们……


  行了不扯了直接说吧。


  在语音里热浪嘚瑟了半天,说自己有超级拉姆。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充的。至于West,经历了昨夜的连连看战争,他对这种展开已经见怪不怪了。“你名字叫啥?”Rory先生在嘚瑟的间隙随口问他,只听那头沉默了会儿,爆发了一声充满自豪感的大喝,仿佛能看见三代闪...

【热冷】27号公路

【后期画风有变注意

"载人一程吗?"

Mick Rory打量着这个略歪头朝他问话的男人。沾上了泥土的蓝色风衣明显地告诉了他眼前这个人已经徒步行走了好一阵子,还有略显凌乱的刘海……和下巴上的胡渣。Mick感觉有些不可置信。这人是走了好几天还是今早起床懒得刮胡子?反正这个想要搭便车的男人把他的脸藏在了风帽底下。视线重新移至对方的眉眼之间,Mick抿了抿唇。

"上车吧。"他刚才说他要去哪来着?好像是跟自己顺路?沿着这条公路往下开?作为一个不知不觉成了别人司机的人,Mick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将刚才听到的话抛到九霄云外。这辈子绝对不要做私人司机,他想。

于是待蓝风衣男人...

© 阿欠 | Powered by LOFTER